沐之于枫

懒癌晚期患者,墙头众多.
本命为Tom Hiddleston.
所有作品禁止转载出Lofter.
如要在内部转载,请和我说一声.
谢谢合作.

【刺客全员】大家一起过七夕


#来自于 @钧天搞事小分队 的点梗,然后因为想偷懒,也就顺便把这当成七夕贺文了【你这人。

#很感谢这位小天使一直以来给我催文ww

#写得并不怎么甜但还是希望各位看官看得甜,最好能在评论区轰炸自己……

#最后,我这条单身狗祝大家七夕快乐!


————————————


浮玉山顶,立着一个红色身影


慕容离看着远处的瑶光遗墟,心里不免感叹,自己终究还是走到了今天……


当初逼着执明去争夺这个天下,原本是想借机除掉天璇,于是在钧天各国掀起大浪,把天下搅成一淌浑水,可现如今,执明成了天下共主,其余五国依旧存世,倒也是皆大欢喜


毕竟慕容离的计划在遇见执明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偏离轨道


他没有想过一个与他无亲无故,还是一国之主的人会真心待他


也正因如此,事情发展成了他无法预料的地步


庚辰早已让自己用以死相逼为由留在了遖宿,如今形影单只的自己不过是天下的罪人罢了


垂眸望着怀里的燕支,抽出剑身,反射出冷冽的剑光,竟有种想要以死谢罪的想法


“阿离!”


身后响起那熟悉的声音,就像当初在皇宫里,那人每日都要唤上好几回


慕容离身形一僵,鼻子莫名酸涩,似乎好久都没人叫这个名字了……


执明在见到那抹红色的身影时,不由笑了笑


他的阿离,终于让他找到了


听见身后越发靠近的脚步声,慕容离突然不敢回头


直到脚步声停止,慕容离终是转过身来,只见那人一副眉欢眼笑的样子,有点傻气,但眼里尽是柔情,似要令人溺在里面


执明握上慕容离的手,帮他收回剑身,再坚定地牵起他的手,看进慕容离的眼里,轻声开口:


“阿离,我们回家吧。”


那是慕容离在国破家亡后第一次有了想要与他人共渡余生的念头


那个人,便是执明


“好。”


天权国主执明,于钧天历332年,一统钧天大陆,登基天下共主,迎娶瑶光国王子慕容离


迎娶当天正是七月初七,便是民间所说的七夕节


天下共主邀请了其他各国王上和其王夫或王后一同前往,作为没有伴侣的毓埥原是十分不情愿赴约的,毕竟他可不想去那里当个“局外人”


无奈在夜枭的劝说下,终究还是应下来了,谁让他家的鸽子爱主心切呢,自从留在遖宿后一天到晚都惦记着那慕容离,这不,一听要嫁人了,非要去看看不可


七月初七当天,天权国内上下,举天同庆,这国主不仅成了共主,还娶了一位美媳妇,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按理说,婚宴应该安排在夜晚,不过,执明却把这定在了早上,一来是不想打扰到各国主的作息,这婚宴要是在晚上举行,指不定要待到多晚,二是到了晚上可以和慕容离尽情享受二人世界,虽说这第一条和主意是慕容离想到的,不过第二条和布置都是执明准备的,也没差


还不到酉时,人便都到齐了,一群人熙熙攘攘地在大殿里,甚是热闹,除了毓埥一言不发外,其余人很是开心


特别是执明,和慕容离身穿一套红色喜服,脸上的笑容从开始便没有消过,越看越像一只很蠢的……狗


殿上除了一对新人和各国国主与伴侣之外,在场的也便只有太傅了,望着殿堂之上的两人,不禁感到欣慰,这孩子终是长大了,以前对慕容离的种种偏见也放下了,既是他所认定的人,说什么也是无用,是该放心了


庚辰一进殿眼睛便盯着慕容离,完全无视了夜枭,而慕容离似乎会预到庚辰的出现,在大家落座后,和执明说了一声,便下去和庚辰会面


“少主……”庚辰见一袭红衣的慕容离下来,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伤感,只是觉着少主受了那么多的苦,终是安稳了,终有人来代替自己来照顾少主了


“庚辰。”慕容离轻唤,勾起一丝好看的微笑


闻言,庚辰忍不住红了眼眶,起身迎人,一时语塞,最后还是慕容离拍了拍他的肩,更包含了诸多意义,庚辰心中明了,也笑了


夜枭幽怨地看着这对主仆,默默嚼着端上来的花生,咔咔作响


当然,同样幽怨的还有毓埥


那厢执明按捺不住好动的性格,大大咧咧地下来给每个人敬酒,特别是钧天国主——啟昆,要若是他肯让贤,恐怕这天下共主还轮不到自己


“说笑了,本王只是想着也该从这共主的位置下来歇会罢了。”啟昆笑道


旁边的裘振暗笑不语,不知当初是谁说为了他宁不当这天下共主,只愿护他一世安稳


裘振见到对面的陵光望向这边,对方似是放心了不少,便起身走向对面


“陵光。”


“裘振。”陵光笑着起身


“裘将军。”公孙钤也跟着,心下明白这两人的情意匪浅,自不会多做他想


“裘振,你过还好吧?”


“臣过得很好,劳烦王上挂心。”裘振往身后啟昆的地方看了看


陵光顺着看过去,不再多言,只嘱咐几句安好后,与公孙钤继续斟酌


执明最后敬酒的是毓埥,谁知执明投来一阵怜悯的目光,还语重心长地劝毓埥赶紧找个对象,气得毓埥差点起兵攻打这天权了


就是欺负本王没有伴侣是吧?!


“王上,你说慕容离会放下与天璇王之间的恩怨吗?”齐之侃坐在蹇宾旁,好奇地问


“小齐啊,你难道不知今日天璇王能来,不便是慕容离默许的吗?”蹇宾笑着答道


“嗯,也是。”将星点了点头


“对了,今晚要不要在小齐的将军府里赏月?”


“谨遵王命。”齐之侃开心地露出了小小的酒窝



孟章抬头瞧着执明和慕容离在殿堂上你侬我侬,尤其是执明那张狗脸,感到可怕,还好自己的仲卿不会这样


突然忆起自己与仲卿也是许久没有同伴出游了,边吃着呈上来的糕点,边往仲堃仪的身边蹭过去:“仲卿,本王想去逛逛。”


仲堃仪盯着孟章服帖的刘海,乖巧地覆盖在额头上,忍住想要亲上去的冲动,在桌下牵起孟章的手,细细摩挲:“微臣知道了。”


婚宴到正午便散了,众人各自回国,执明则拉着慕容离到宫里到处转悠,似要给宫里人看慕容离是他的人


两人坐在一处凉亭里,享用午膳,执明依旧喋喋不休地往慕容离那夹菜,慕容离依旧安安静静,吃着执明夹过来的,可脸上的笑容倒多了


“阿离阿离,这个菜好吃吗?”


“嗯。”


“这个汤好喝吗?”


“嗯。”


“那阿离喜不喜欢我?”


“嗯。”


慕容离发现自己被套进去了,吃饭的动作一僵,而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笑得一脸灿烂


“阿离说话可不许反悔啊!”


那人笑着说道


“此生不悔。”


慕容离倒是真的知道自己真的是栽在对方手里了


入夜后





【天枢王城街上】


节日里的街道比往常更加热闹,熙来攘往的街道上挤满了人群,孟章身穿一身葱绿的衣服,甚是可爱,没有了在王宫里的老成持重,反倒显出与年龄相符的天真可爱


仲堃仪紧紧握住了孟章的手,生怕被这人流给冲散了两人,失笑地跟上走在前方的孟章


“仲卿,你看!这个花灯好精致啊!”


孟章兴奋地指着一个摊上的花灯,是个绿色的小鸟花灯,手工制作十分精美,栩栩如生


“公子真是好眼光啊,这是我的得意之作。”一个看似年逾半百的男人说道


“这个花灯我们要了。”仲堃仪拿出银两,并把花灯取下递给孟章


“谢谢公子!”


“多谢仲卿。”孟章提着花灯笑容可掬


边笑边谈一路走到了河边,柳树随风而动,枝条轻触湖面,泛起阵阵涟漪,各式各样的河灯漂流而下


孟章手里有几个吃食,都是王宫里没有的,今日难得出来一趟,定是要过把嘴瘾,花灯便暂时落入仲堃仪手中保管


仲堃仪伸手抚平对方脑袋上翘起来的毛,并低头亲了亲,吓得孟章差点噎住


“仲堃仪你……!”孟章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微臣怎么了?”罪魁祸首像个没事人般回答,嘴角不住上扬


夜空中突然明亮起来,接踵而来的巨响点燃了人们的热情,烟火在空中绽放,引得人们驻足观望



仲堃仪收回视线,盯着让烟火吸引住目光孟章的侧脸,心中一动,可能只在这种时候,他的王才会展示出同龄人该有的气质,心疼之余下定决心,今后同他一起承担


“仲卿……?”


转头迎来的却是一个吻


仲堃仪暗想:嗯,有糖葫芦的味道





【天璇王宫后花园】


公孙钤和陵光在用晚膳,还是陵光提出来的,现下亭中就他们两人,时不时还有蝉声


公孙钤瞥了眼陵光,开口道:“王上,入夜冷了,需不需要叫人来添衣?”


陵光放下筷子,竟有点想笑:“公孙副相这是在说本王弱不禁风吗?”


公孙钤真以为陵光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澄清:“臣并无此意……”


“行了,公孙,过来坐吧。”陵光对这人有些无语,都是当王夫的人了,怎的还如此拘束


“是。”


公孙钤一过来,陵光便想坐他怀里,公孙钤象征性地推辞,陵光霸道地命令,最终两人窝在一块


“公孙,今日是七夕,有没有什么话想说与本王?”陵光蹭了蹭身后的胸膛


“王上想听什么?”公孙钤自知刚刚自己太过拘束,便把双手环上了略微纤瘦的腰肢


“本王不是问了副相想说什么了吗?怎还问起本王来了?”感受到腰上的力度,暗喜地往后靠了靠


公孙钤听了这话后,只觉好笑,捉弄心起,低头把头放在陵光肩上,卷发传来一股香味,沁人心脾


“唯愿吾王,长享盛世。”


陵光知道这句话,是当初裘振对自己说的,后来,公孙钤也对自己说了,比起祝愿,这句话更像一句誓言,公孙钤对自己的誓言


“公孙……”


“臣心悦你。”


这句话是陵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谁能想到向来严肃拘谨的公孙副相会说这些话


惊讶,更多的是幸福


公孙钤瞄见了迅速染红的耳朵,觉着甚是怜爱,勾起嘴角,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芬香钻入鼻子


明明是入夏的凉风,陵光反而觉得燥热不已,胸膛间的心跳在两人周围无限放大,震耳欲聋,快要跳出来般


“公孙副相真是狡猾……”






【天玑将军府】


齐之侃心知今晚要赏月,特意把后庭布置得干净整洁,在庭院的桃花树下摆好案几


蹇宾一看这排场,便知是齐之侃用心安排的,真是认真得来又可爱


思及此,蹇宾心情大好,拉起来迎自己的齐之侃的手,一同在案几后坐下


“小齐可真是准备周全啊,想必是很期待?”蹇齐心情一好便想着调戏齐之侃


“王上谬赞,这是属下该做的。”可惜齐之侃听不出其中的意味


“小齐,现下只有你我二人,怎还叫得如此生分?好歹我们也有夫妻之名了。”得寸进尺的某人的手不安分地搂上齐之侃的腰


“王……阿蹇。”齐之侃说不过,唯有由着他去


银白的月光洒在二人重叠的身影上,桃花瓣迎风落下,案几上皆是粉嫩的花瓣,有一瓣还落入酒杯中,激起小层涟漪


几杯酒下肚,两人微醺,齐之侃不胜酒力,靠在蹇宾肩上,低声呢喃,脸颊上显着被酒气醺过的绯红,耳朵也是一块红玉,惹人怜惜


蹇宾揽住齐之侃的手收紧,使两人更加靠近,食指卷起垂在齐之侃脸上的小辫子,细细把玩


“阿蹇……”


齐之侃迷迷糊糊间抱住了蹇宾,双手围在蹇宾腰间,挂在对方身上,头埋进人颈窝里,小辫子蹭在蹇宾的脖颈上,热气喷在脸上撩拨得蹇宾心痒


“唯……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不知该说他认真,亦或说他单纯,明明是个心软的人,非要在众人面前扮得心如石铁,总是放不下那大将军的包袱


明明只是个少年,笑起来如同春风抚过新枝,风和日暄,温暖人心,对自己的一切都很上心


明明是自己把他牵扯进来,可却真心以待,毫无半句怨言,为天玑守护疆土


自己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蹇宾搂紧怀中人,似对待世间珍宝般珍惜,眼中有数不清的心疼与爱恋


“小齐,我愿许你一生安好。”


齐之侃在蹇宾怀里蹭了蹭,小小的酒窝挂在脸上





【钧天王宫后院】


啟昆站在偌大的后庭院中,举头望着院中的百年大树,自他记事起,这棵大树便屹立在这后院中,默默无闻,忍受风浪大雨


望着它,仿佛在瞻仰一个伟大的君王


“原来陛下在这。”


来人的声音打断了啟昆的思绪


裘振想着这人用完晚膳便不见了踪影,好找一番后,终是在这后院找着了


啟昆看着来人笑道:“夫人怎么知道我在此处?”


“陛下真是……!”


啟昆喜欢喊裘振夫人,认为好听,毕竟可是言正名顺娶进门的,倒是裘振脸皮薄,既便听他叫习惯了也还会害羞


轻笑摇了摇头,走过去引人至树下,抚上粗糙且沧桑的树干,语气平淡地开口:


“这树屹立在此已有百年,百年光景,依旧不倒,想来也是有魄力。”


裘振知他话中之意,孤寂百年,记得的人少之又少,逐渐被世人所淡忘,君王亦是如此


“陛下,这树若没有风雨的灌溉,又怎会在此屹立百年之久呢?”


裘振至今未忘当初啟昆如何待他,行刺后回天璇向陵光诀别,于心不忍地折回钧天,知道了啟昆未死的消息,心里又惊又喜,等啟昆的伤养好了,自行出现负荆请罪


谁知啟昆帝长袖一挥,竟不计前嫌,还问他是否愿意留下继续辅佐他


一个原本该死之人,却苟存下来,为国家卖命,不料遇见了啟昆这种明主,几番劝说,终是留在了钧天


两人的感情愈发深厚,种子发芽,破出土壤,结成花朵,姻缘就此结下


因此,裘振一直对啟昆心存感激,化为爱恋,日月陪伴,不曾想过分离


啟昆听及,将人拥在怀里,裘振攀上那宽厚的背,两人相拥树下,彼此的心跳是双方互许一生的誓言


“陛下,我愿护您一世安康。”


“我亦愿与你共济山河。”





【遖宿王城街市】


夜枭和庚辰二人换上普通的服饰在街上游走,美名其曰:过七夕


夜枭心知两人以往东走西闯的,极少时间聚在一起,如今天下太平了,终于不用再奔波了,这才好好过日子


今年的七夕是第一次两人一起过,知他喜欢街市的热闹氛围,便趁此机会带他出来


庚辰望着摆在路边的各种摊位,目不暇接,因为从小当死士的缘故,一直格外向往市井的繁华


蓦然,夜枭拉着他到一个摊位前,摊位上挂满了各种不同的挂饰,心道疑惑


夜枭取下两个鸽子状的挂饰,一灰一黑,像是一对


还未等庚辰反应,夜枭便二话不说买了下来,把黑色的鸽子送给了自己


“定情信物。”

这才恍然大悟的庚辰收下那只黑色的鸽子,仔细看了看,还真稍微像只枭


“这只还真挺像你的。”庚辰调笑道


“像我不好吗?当你看着它就像看到我了。”夜枭毫不费力地反击回去


“就你会说。”


不知不觉间走出了城郊,夜枭随便找了棵大树飞上顶,庚辰跟着上去,坐在树顶,月亮越显明亮


夜枭看了眼庚辰,问道:“什么时候打算和我回去住?”


自庚辰留在了遖宿后,便是孤身一人在外留宿,夜枭劝过他到王宫与自己同住,但被拒绝了,原因是住在王宫里会惹人非议,还会暴露自己,不方便


况且那时庚辰还在心心念念着慕容离,醋得夜枭差点直接将人绑了进宫


待事情尘埃落定后,夜枭便想把人娶进门,好歹给个名分,总不能让人无名无分地跟着自己


庚辰微笑道:“那要看你什么时候送聘礼。”


夜枭愣了愣,大笑几下,一把搂住人的肩膀:“本王爷明天便娶你进门!”


庚辰偷偷红了耳朵,看着对方得意的神情,心中暖烘烘的,有人陪自己共度一生,真好


二人腰间的鸽子挂饰一闪一闪,各自的主人也甚是幸福





【遖宿王宫】


遖·今天被喂了几碗狗粮·宿王·七夕依旧没人陪·毓埥坐在寝殿外喝闷酒,身边堆了好几个酒坛

毓埥很想哭,但他起码是王,所以不能哭,要坚强,不就是没有伴侣吗?没什么好可怜的……


想着想着,毓埥又猛灌了几口酒,心情要多郁闷酒有多郁闷


在暗中观察的长史见到王这样,决定还是帮他物色几个对象吧,借酒消愁有伤身体啊


毓埥望着天上的月亮,深深地叹气:


“唉……本王也想要有个人陪啊……”





嗯,你说今天结婚的新人?


那当然是——


“阿离啊,入夜了,不如我们来洞房吧?”


慕容离脸上一红,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便被迎面而来的狗子扑倒了床上


“王上……唔嗯……轻点……”


——END——

————————————


碎碎念:其实我也与狗王一样,希望有人来陪,可惜今年依旧是孤寡老人一枚,最好的安慰就是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和评论了!爱你们!

评论(28)

热度(71)

  1. 七只影心谪 转载了此文字
  2. 心谪沐之于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