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之于枫

懒癌晚期患者,墙头众多.
本命为Tom Hiddleston.
所有作品禁止转载出Lofter.
如要在内部转载,请和我说一声.
谢谢合作.

【刺客现代全员】关于情人节的7种过法


又是一年情人节,我仍是一条单身狗_(:зゝ∠)_……

无奈之下只能自己产糖给自己吃,安慰自己寂寞的心hhhhhhhh


————————————


【仲孟:老师与学生】


情人节到了,女生们当然各种按捺不住,想给自己心仪的男生送上巧克力,男生们也蠢蠢欲动,想看看自己会收到多少巧克力


在这一天,整个校园都充斥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氛,粉红泡泡到处乱飘

作为刚来到这里不久的老师,仲堃仪也一大早地收到了来自许多女生的巧克力,毕竟长得好看,气质又好的男老师在校园里还真不多,招架不住女生们的热情,只好把巧克力收了下来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从教室回到办公室的一小段路程里,仲堃仪又是收获了一大堆散发着少女心的巧克力


看着快要堆成小山的巧克力,仲堃仪不禁感到头大


轻叹一声,摘下眼镜放到桌上,伸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转头望向窗外的蓝天


现在是午休时间,教师基本去吃饭休息了,办公室空无一人,留他一个,倒也落个清净


微风迎面吹来,清凉的舒适感使仲堃仪突然想起一件事:


今天他的小男朋友似乎还没有任何的表示


关于仲堃仪的小男朋友,他们是在一个月前才确定的关系,虽然对方一脸未成年的样子,不过并不阻碍两个人突飞猛进的进展


好吧……最高也只去到了接吻那里,毕竟仲堃仪还不想因为猥亵未成年而进监狱蹲几年


低笑出声,想着也有一上午没有见到他的小男友了,情人节了也没有一点表示,亏自己还想晚上带他出去吃顿好的


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打断了仲堃仪的思绪,嗯,是他的小男友没错


只见那翘着呆毛的小脑袋伸进来,左顾右盼的,很明显是在找人


“同学,在找人吗?”


清脆的男声差点吓得孟章一趔趄,当看清楚来人时,倒转过头移开视线


“咳……来找你的。”


“这么好啊,有没有带礼物?”


仲堃仪忍不住揉了揉对方那呆毛翘起的脑袋,令孟章的脸色越发红润


接着,仲堃仪怀里就被塞入了一盒东西——一盒淡绿色别着蝴蝶结的巧克力


“嗯……手工的?”

眼前的小脑袋缓慢地点了点头


不行,真的好可爱……

伸手捏了捏烫得发红的耳朵,在对方发作之前托住脖子拉近自己,吻住那丰润的嘴唇


把可爱的小男友吻得毫无力气后,亲昵地抵住他的额头


“情人节快乐,孟章。”



【蹇齐:学长与学弟】


齐之侃暗恋一个大四的学长很久了


学习运动万能,长得又高又帅,明明可以靠背景却要靠才华,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也是万千少男的嫉妒对象——蹇宾


这是齐之侃发自肺腑的评价


自从他们在图书馆遇见后,齐之侃几乎每天都能遇到蹇宾,次数频繁到令齐之侃起疑,但能见到如此养眼的学长,齐之侃才不管他这么多


蹇宾对他这个学弟还是很好的,时不时约出来打球,看电影,还会帮他补习一下棘手的课题,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


齐之侃把这一切都归因于蹇宾的好心,这也就是为什么齐之侃会喜欢上他的原因


于是,趁着情人节,齐之侃终于下定决心要表白了


可惜上天似乎有意阻拦


一个上午下来,齐之侃完全近不了蹇宾的身,女生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围着蹇宾团团转,压根没给齐之侃留下一丝地方,追着蹇宾忙活一上午,连一句话都说不上


盯着眼前的午饭,齐之侃完全提不起吃了它的兴趣,用筷子戳了戳那块看上去很诱人的肉,思索了一会儿,猛地下筷,把那块肉吞下肚子


这样不行,今天必须告诉蹇宾自己的心意!

先是去了蹇宾的寝室,再去了其它他可能会去的地方,找了个遍都没见到人影


在一棵树前坐下,手里还拿着两罐苏打水,因为齐之侃觉得两手空空去告白总有点不合适,便去买了两罐当初蹇宾第一次邀他打球时对方买给他的苏打水


不过有谁会用两罐苏打水去告白呢,齐之侃心里自嘲道


“在这做什么?”


熟悉的温柔男声一下子闯入了齐之侃的思绪,连忙站起来看着声音的主人


“学,学长!”


蹇宾像往常一样笑着望向齐之侃,这无疑让齐之侃更紧张了


“这是给我的?”蹇宾瞥到对方手中的苏打水


“是的!”


迅速地将其中一罐递出去,无意间的指尖触碰令齐之侃越发慌乱



对面传来的开罐声响提醒着他,如果再不表白,那么今天就将毫无意义


“学长!我,我喜欢你!”


那一刻,安静得只能听到略过的风声和齐之侃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久到齐之侃快要以为自己被拒绝,而对方却没有一个字的答复


可随后一个带着苏打水的吻袭击了他


一个甜蜜的,带着宠溺的吻


看来对方是想用行动来证明他的答复



【钤光:摄影师与客人】


这绝对是一场意外,陵光可以保证


两星期前,他被一个朋友拉去摄影店拍照,因为那位朋友是要在下星期结婚的准新郎,所以来摄影店先来拍一下婚照


由于朋友的准新娘有事不能来,陵光就成了那个“替罪羔羊”,经不起软磨硬泡只好勉强陪着朋友来


为什么拍婚照还要有人陪?陵光坐在店里的等候椅上嘬着买来的饮料想


等朋友换好一身帅气的西装时,陵光见到了他


一位身形修长,还挺英俊的摄影师


陵光当时就被吸引住了,谁让那时的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让那位摄影师看起来那么美好


他很快地回过神,并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回到饮料上,没有注意到那位摄影师朝他看了一眼


谁知朋友被那位摄影师给怂恿了,说给陵光穿上一套西装看看,然后,陵光被自愿地穿着成套的西装,再被自愿地给那位“好心”的摄影师做模特


在此期间,陵光非常艰难地控制住自己的视线,好让它专注在镜头上,而不是镜头后面的那个人


在完成了做模特的任务后,陵光临走前收到了那位摄影师递给他的名片


公孙钤……这名字挺复古的……


回到家才发现,名片背面有一段好看的字体:请在后天来领取照片,我等你


这倒让陵光疑惑起来了,他为什么不在刚才说清楚,而是要写名片上?


而且……这语气还似乎有点……暧昧?


陵光好像知道了什么,还有点小开心


之后,公孙钤用种种行动证实了他的猜测


先是各种以推销为由想让陵光来店里看看,再是各种听上去很不错的优惠,尽管陵光一点都不需要拍照


不出一个星期,陵光可以非常肯定——公孙钤对他有意思


虽然对方那平和温柔的嗓音很好听,也偶尔路过那家摄影店,从橱窗看到了他认真工作的样子


也许……可以试着交往一下?


想着情人节去他店里说清楚的陵光,似乎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跟公孙钤来电了


当陵光走进店里时,一大束红玫瑰蹦了出来,几乎要与他来个亲密接触,他听见玫瑰后的公孙钤轻笑开口:


“先生,情人节光顾本店有优惠。”


陵光忍俊不禁地反问:“什么优惠?”


“免费赠送男朋友一个。”


然后他们在周围满是起哄的店员和满地都是玫瑰花花瓣的摄影店里确定了男男朋友关系



【执离:富二代与花店老板】


慕容离最近有个麻烦,这个麻烦还异常地棘手……


“阿离——!”


一个浑身都是黑色的人大大咧咧地闯进花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大块人形煤球


实际上,那块人形煤球叫执明,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还是特别单纯无脑那种


自从第一次来店里买花后,对慕容离一见钟情,便对其发动了360°的求爱攻势


慕容离对此不为所动,纯属当他是一位普通的顾客,每天都会来一口气买下50朵不同品种的花,这些花会被执明送去孤儿院,福利院或医院,还挺有爱心的


令慕容离头疼的是,执明每天除了来买花,就是会搬张凳子坐在店里的一个角落看着慕容离工作


那种炽热的目光令慕容离难以忍受,想赶走吧,貌似不礼貌,毕竟对方每天坚持买花去献爱心,但不赶走吧,这样盯着自己也不是办法


曾试图给他挑刺,让他不要每次开辆黑色法拉利来店里,会吓走其他顾客,还不环保,于是执明改成骑单车来店里


还让他把他买的50支花亲自分发给路过的行人,不准滥用他家的背景


加上发传单做宣传,浇花施肥,不要总是一身黑等等诸如此类,执明都一一完成,效率还挺高,更不需要付工资,等同于一个免费劳力


现在变成每天执明来店里干活,一旦闲下来就是会坐在凳子上盯着慕容离,久而久之,连慕容离都习惯了


连作为员工的庚辰也不禁暗自感叹:真是够毅力,不仅坚持打卡上班,还对店主如此痴情,简直是好男人的标准啊!


万年冰山的慕容离在这波势如破竹的攻势下,渐渐开始心动了,况且执明有时候的Puppy Eyes杀伤力挺大的


看不下去的庚辰劝诱执明最好在情人节进行最后一波攻势,说不定慕容离会答应

到了情人节当天,慕容离到店里发现,每个花坛旁边被绑上了一个粉红色的气球,上面还写着“I Love You”


执明站在店的正中央,手里握着一小束红鸢尾,那是稀有品种,慕容离之前和他提过,没想到他还记得


“阿,阿离!我真的很喜欢你!请,请给我一个机会!”


慕容离瞅了一眼在柜台偷笑的庚辰,想着要不要扣他工资,可惜很显然他先要处理一下眼前的事情


“你想不想要工资?”


“哈?”执明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提问


“我不介意那工资会花费我的余生。”


愣了五秒后,执明才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激动地上去紧紧拥住慕容离


“我很乐意接受这份工资!”


嗯,看来庚辰又多了一位老板了



【枭辰:贵公子与花店员工】


庚辰是个三好青年,不抽烟喝酒和烫头,更别说黄赌毒这些跟他根本不沾边的东西


他是在一天下班的时候遇见的夜枭,那时天昏沉沉的,从小巷传来的声响引着他过去


打斗声断断续续,过了一会归于平静,昏暗的灯光下,庚辰见到一个人站在那里,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人


那个人转头看到了他,心头一颤,想逃跑念头窜上大脑,双脚却被那道目光盯在原地,动弹不得


慢慢靠近的脚步声敲打在庚辰的心上,那人在他面前停下,仔细地打量了一下


直到那人挑起他的下巴,庚辰才看清了他的脸,并接收到了一句这辈子都忘不掉的话:


“你真好看,我能追你吗?”


庚辰很认真地控制自己不去翻白眼


那场不怎么愉快的遇见以庚辰落荒而逃而告终


令庚辰没想到的是,那个人竟然会堵在他回家的路上,整得跟个尾随痴汉似得,倒不如说他就是


走到一半的庚辰忍无可忍地猛回头瞪向对方,语气恶狠狠的:“你再跟着我我就要报警了!”


被点名的人楞了一下,随后咧开嘴笑了笑:“我叫夜枭,我想追你。”


对方的答非所问成功地呛到了庚辰,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有点怀疑对方是不是脑子有缺陷


“我是男的。”


“我没瞎啊。”


“你这样跟着我是骚扰。”


“我只是以未来男朋友的身份护送你回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庚辰认为这个人的脑回路肯定不正常,接触多了还会传染那种,干脆转头快走回家


就这样,庚辰每天都会见到夜枭在那里,他每次都选择无视,夜枭同样安安静静地在庚辰的后半步跟着


奇怪,但是意外的能接受,事实上夜枭的确安分守己


夜枭有次拿着一杯可可等庚辰,接过那杯可可时候,庚辰多少知道了什么


和顾客发生口角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那感觉始终不怎么好过


别扭地说了句谢谢,夜枭拍了拍他的头,好让他安心下来


庚辰第一次觉得这样也不错


之后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关系当然会更进一步,谁让夜枭的最终目的是追到庚辰呢


情人节那天,夜枭向庚辰坦白自己其实是一位大公司的贵公子,他的表哥是总裁


这是个新闻,显而易见的是,庚辰对此不在乎,还挺高兴对方的坦白


“我觉得我们交往的话,是有必要坦白的。”夜枭亲了亲他的额头


“同意。”庚辰笑道,亲了亲他现任男朋友的嘴角



【啟裘:总裁与秘书助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入室内,金色的斑斓触碰到了床上,那对相互依偎的恋人


裘振习惯了早起,生物钟总是很准时,想坐起身,却被腰上的手禁锢住,哪都去不了


伸手去摸床头柜的手机,接近八点,快到点上班了,裘振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看清楚了屏幕上的“2.14”


原来今天是情人节……


放下手机,轻轻推搡了几下还是熟睡中的啟昆,情人节固然重要,可上班还是要上的


“啟昆,起床了。”


对面的人低吟出声,甚至都没睁开眼睛,裘振能感觉到自己腰上的手收紧了


“今天情人节……放他们一天假……”


裘振差点笑出声,就算是总裁也不能这么任性吧


总裁大人蹭了蹭枕头,俨然一副要继续睡的架势


“可是……”


“我想和你过情人节。”


意料之外的回答,裘振默默红了耳朵,没有出声,一只手轻抚着他的后颈,有些酥痒


“我已经想好了,公司今天放假,我会和你一起过节。”


啟昆睁开了眼,把裘振拥入怀里,在对方红红的耳朵上落下一吻


他真没料想到对方会这么做,他原本以为今天是以一天的工作而结束,或者还有几个吻,而啟昆准备好了和他一起过情人节


甜蜜,温暖,这是裘振现在的心情


“情人节快乐。”


两人在亲吻中表达爱意,亲吻过后,啟昆再次把裘振拥紧,慵懒的语气里有种昏昏欲睡的冲动:


“现在,让我们再睡十分钟,我昨晚为了一个项目忙昏了头。”


裘振搂紧了他,点了点头,陷入与恋人的懒床提议中



【单身狗的番外】


毓埥一脸郁闷地盯着日历上的“2.14”,他决定一天都不出门


下定决心的他立刻打电话给长史:“今天公司放一天假,也不用来接我了,我今天也不会出门了。要是还有人来上班,给他们加三倍工资。”

扔下电话,毓埥盯着落地窗外的风景暗自伤神


为什么有会情人节这种节日……


——END——

评论(12)

热度(83)

  1. 七只影沐之于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