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之于枫

懒癌晚期患者,墙头众多.
本命为Tom Hiddleston.
所有作品禁止转载出Lofter.
如要在内部转载,请和我说一声.
谢谢合作.

【邀君对影】毓埥x庚辰 Chapter 03


⊙与 @昨夜星辰恰似你 一起合写的邪教脑洞,瞬间入坑,于是乎决定合写接龙,一人一章,欢迎入坑~

⊙依旧渣文笔+OOC


————————————


自庚辰被扣下已过去三天,这三天来无论昼夜都会有人来刑讯,有时是军中的士兵,有时是夜枭,毓埥也会在一边冷眼旁观,自己最狼狈不堪的一面被他人看到,倒是挺会羞辱人,庚辰在刑讯望向毓埥时这么想到


三天不分昼夜的刑讯,一般人根本忍受不了,在第二天便会全盘托出,可庚辰硬是不愿开口,一个字都没有说,软筋散在第二天便完全挥散,但身上的鞭伤和痛痒粉依然在折磨着他,再加上不吃不喝不睡,完全没了丝毫反抗能力,任人宰割,原本精瘦的身体变得越发消瘦


以至于第三天夜里毓埥进来,看到庚辰虚弱的靠在木桩上,身上没有一处完好,大大小小的鞭伤渗出的血染红了原本纯白的里衣,因为被淋了水,看起来十分难受地紧贴在皮肤上,早已披散下来的头发遮挡住了面容,从远处看,像极了一具尸体


毓埥放在背后的手握紧了些,之前不该有的心疼又涌了出来,连自己也不知这是为何,只是见到这么落魄无助的他,便觉得于心不忍,自当上遖宿的一国之君后,很久都没有这种怜悯了


帐口被掀开,秋日的凉风吹入帐内,抚过地上的人的脸颊,快要昏睡过去的人被激醒,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有人进来,庚辰微微侧头,抬起瘦削的脸庞,嘴角的血渍映衬着苍白的皮肤,原本以为又是来刑讯的人,但见到帐口的来人时,却扯起一丝微笑


“三日期限已到……要杀要剐……悉听随便……”


毓埥皱着眉没有开口,背后的双手握成了拳,只觉得有一团无名的怒火在心中燃烧


为了慕容离你可以连命都不要吗?


此时夜枭也从外面进来帐内,见到两人胶着的状态,大致也能了解,刚想开口劝说自家王上,没想到对方倒怒气冲冲地发话道

“那本王便不让你死!夜枭,看好他,不准让他寻死,如果他动了任何念头,便阻止他!如不进食,硬灌也灌几口!”说完,毓埥便甩袖离开


许久没有见到王上如此震怒,一时被对方的气势所震憾,呆滞了几秒,回过神来已早无人影,无奈地转身望向地上奄奄一息的人,走过去想查看情况,不料那人失力倒下,连忙过去接住,细看发现怀里的人早已失去意识


庚辰体力几乎在三天的刑讯中消耗得所剩无几,也只能勉强支撑在毓埥面前逞强,待那人离去,不知是安下心,还是松了口气,意识松懈下来,随之也倒下,没有听清毓埥离开前说了什么


夜枭把人靠回在木桩旁,取下披风盖在人身上,细细打量眼前过分消瘦的人,即使瘦弱也遮不住原有的俊美,不得不承认,对方倒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身段也不错,只不过王上应不会因此而留他一命


而且王上不知为何对他十分看重,这件事夜枭之前也隐约察觉到,真正知道的是第二天夜里,两个士兵在刑讯时起了色心,趁着四下无人对庚辰上下其手,庚辰已虚弱得无力反抗,毓埥进来时大怒,直接让自己去解决了那两个士兵


那两个可怜的士兵听闻一下子扑通跪倒在地上请求饶命,夜枭望向身旁的人,只见那人隐忍着怒气,看得出来怒火中烧,明白了多说无用后,上去两招解决了两人,只不过这件事庚辰并没有看在眼里


之后夜枭问起缘由,毓埥冷声抛下一句:“我遖宿不屑这种士兵。”

现在回想,自家王上生气都是因为他,莫不是……


“果真是个妙人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简单处理了那人的伤口后,转身离开


自毓埥下令已七日有余,起初庚辰还不愿进食,夜枭便灌了他一脸粥,从此庚辰就变得安分了许多,在夜枭的看管下不再死气沉沉,面色红润了许多,身上的伤也恢复得很好,除了依旧只言片语外,整个人精神了不少,毓埥却没有再出现


在这七日里,庚辰虽然只能在帐内自由行走,可夜里却仔细观察了遖宿军营,子时的士兵交接巡查是营里防卫最为松懈的时候,可以利用这一点出逃,军营后面的树林便是遖宿与天玑的接壤处,只要出了树林就可以了……


庚辰站在帐内思索着今晚的逃脱计划,低头见到了自身上前不久夜枭送来自己的软甲,还有防寒的披风,藏在软甲里的暗器倒被收了去,即便知晓这一切都是毓埥的命令,但却不知对方为何要这么做


明明让自己像之前那样毫无反抗之力,奄奄一息的,岂不是更好吗?


想到这里,心中有些触动,也许……此人并不像表面那么粗犷……这种想法也很快的被否定了,说不定对方只想让自己多活一会儿罢了


深夜


庚辰从浅眠中睁眼,听见外面寂静一片,没有人声,便慢慢探出帐外,没有士兵,很好,可刚走出去没几步,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唤


“想去哪儿啊?”夜枭笑道


庚辰停下来脚步,没有开口,转身便和夜枭开始交手,两人功力相当,不分上下,当庚辰占下风时,突然拿出之前的一片碎碗刺向夜枭,没想到对方还有利器,便下意识用手挡住,却还是被划伤了


夜枭吃痛的后退,抬头已不见人影,扭头对刚刚被吓坏的一个士兵喊到:“快去禀报王上!”


“是……是!”士兵听闻拔腿就跑

夜枭看着地上的黑色粉末*,扯起嘴角,心里暗自佩服自己王上的计谋,顺着痕迹去追赶,此时在树林里的庚辰只顾着逃,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行踪已被暴露


——TBC——


黑色粉末:毓埥派夜枭送给庚辰的披风里掉落下来的,夜枭在与庚辰交手时把披风里毓埥放的粉末给抖了出来,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庚辰逃走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