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之于枫

懒癌晚期患者,墙头众多.
本命为Tom Hiddleston.
所有作品禁止转载出Lofter.
如要在内部转载,请和我说一声.
谢谢合作.

【邀君对影】毓埥x庚辰 Chapter 11


⊙与 @昨夜星辰恰似你 一起合写的邪教脑洞,瞬间入坑,于是乎决定合写接龙,一人一章,欢迎入坑~

⊙依旧渣文笔+OOC

祝大家圣诞快乐w(我不会告诉你,写这一章时老夫的少女心爆发了x)


————————————


庚辰昨夜还是听信了毓埥的威胁,硬是说服自己与毓埥共枕一夜,虽然之前在装疯时自己也容忍了他这么做,那也是看在那时毓埥待他不错,但现在不同,昨夜毓埥的所作所为便已让庚辰对他之前的好感完全破灭


原本以为毓埥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粗鲁,原本以为他还是有温柔的一面,想不到他竟用少主来威胁自己,还做出了……那样的事


尽管没有伤及自己,可要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雌伏于他人身下,这莫大的耻辱感,足以令庚辰记住一辈子


次日一早,毓埥便离开了帐中,庚辰忍住羞耻清理了后面的痕迹,勉强整理好衣物,拄着拐杖,步履不稳地走向慕容离的帐内


毓埥下了令,可以让庚辰自由在军营内走动,却不能离开军营,因此守在慕容离帐前的守卫像是没有看到庚辰一般,任由他走进帐中


慕容离一见到来人,立马上去将人扶住,搀扶着走到塌边坐下,动作间见到了庚辰没穿好衣物而显露出里面欢爱后留下的印记,像是被震惊到一般,目光盯着那处


庚辰感到投来的视线,心虚地扯好了衣襟,别过脸,不敢直视对方,慕容离看在眼里,半天只问了句:“何时的事?”


“……自上次属下被扣留在这里开始……昨夜是第二次……”


庚辰越讲耳朵越发泛红,声音低下去,慕容离气得握紧了拳头,攥紧了手里的燕支,庚辰见他那样,连忙安抚道:“少主,他并没有伤我……”


慕容离没有因此冷静下来,眼神里满是怒火,庚辰是现在唯一阿煦留下来的人,如他都保不好,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阿煦


见慕容离这样,庚辰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把手覆上他紧握的拳头,放软声音:“少主,如今局势对我们不利,不宜擅自行动,现如今只有等待。”


像是起到了安慰作用,亦或是想通了,慕容离放松了拳头,转过头,直视着眼前这人,良久,开口道:“真是……委屈你了……”


庚辰似乎被这话感动到,眼角有些泛红,眼里有点湿意,声音坚定的道:“此生只愿护少主一生平安。”


毓埥在帐外已听得火冒三丈,握紧了手中的黑玉断续膏,原以为过了那一夜后庚辰会安分点,没想到还对慕容离依依不舍


扬帘而入,换上一脸虚假的笑容,坐在塌上的两人顿时没了方才的愉悦,警惕地看向帐口的来人


“你来作甚?”慕容离开口问道


“并无要事,只是来替人疗伤。”毓埥拿出手中的黑玉断续膏


看着那两人手握在一起,便觉得刺眼,不由分说地大步上前,一把拉出庚辰的手腕,连人带拐杖抱起来,也不顾身后的目光和怀里人的挣扎,直径把人抱回了自己帐中


慕容离无可奈何地望着毓埥的背影,身子因为软筋散的作用而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根本不能打得过毓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庚辰被带走


从毓埥的行为可以看出他并非想害庚辰,倒不如有意护着他,还对他做出了那等事情,想必对庚辰有那种心思,暂时应该不会加害于庚辰


毓埥把庚辰放到塌上时,对方还在挣扎着要起身,叹了口气,坐到身旁,按下他的肩膀,面对他,总是不忍心生气,只不过看不惯与慕容离亲昵罢了


“我要去见少主。”庚辰冷冷的开口


“帮你疗完伤也不迟。”说着自顾自的帮庚辰的腿上药


庚辰低垂着脸,根本不知道此时温柔地帮他上药的人究竟在想什么,时冷时热,对待少主的态度更是令人捉摸不透,看不透,也无从下手


毓埥抬起头,正好撞入庚辰眼里,吓得庚辰连忙别开了视线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恐怕慕容离都没有告诉你,我和他是同源,按辈分,我还得叫他一声小叔。”


“什么……”这话一出吓得庚辰放大了瞳孔


“我之所以不杀他,一方面是为此,另一方面是……”


毓埥顿了顿,随后缓缓开口,一字一句地很清晰道:


“我心悦于你,不想让你因此记恨我。”


庚辰这下是完全呆住了,从小到大没有人对他说过这些话,更何况是一个男子,不知该怎样答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被定住了一样


毓埥见他这样,也知道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便低身吻上他的脸颊,蜻蜓点水般,不像之前那样粗暴并带着情欲,而是轻柔间的一丝眷恋,之后便走出帐内,独留庚辰一人


天玑王城内


“将军,有支大军集结在城门外,说是天权派来增援的。”斥候跪在地上回报


“天权?快开城门迎接。”齐之侃想起之前慕容离的话,起身前往城门


当齐之侃看到天权的军队时,也不由得吃惊,数日内便能集结如此大军赶到天玑,天权王果真深藏不露


莫澜从马车下来,对上齐之侃,道:“在下是天权郡候,莫澜,奉王上之命,特此前来天玑增援,还望将军尽早救出兰台令。”


从王上收到信物那一天,自己便策马奔腾地领兵往天玑赶,至今还记得自家王上那天那个快要吃人的眼神,要不是太傅拦着,怕是要亲自出兵把遖宿给灭了,想到这,莫澜不禁打了个哆嗦


——TBC——

评论(11)

热度(26)